编辑精选
当下,更应通过活态的中国大运河之美,在“求同存异”“和而不同”的视角下,讲好东西方美美与共的故事。 [详情]
早在百年前,中国传统建筑屋顶上的庇护“小兽”们就吸引了西方的兴趣——1924年,世界第一本系统研究屋脊兽的“开山之作”就出自德国收藏家爱德华·福克斯之手。 [详情]
2016年《米其林指南》推出中国大陆城市版,目前持续更新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四川等多个城市指南。加上早前推出的港澳、台北、新加坡等城市指南,米其林的亚洲美食指南已初具规模。 [详情]

马明宇:中国足球最应该学习的是德国足球精神层面的东西

克林斯曼说基础提升后中国足球会进步

马明宇说中国足球要直面批评

马明宇谈金元足球:要直面问题,寻求改变

克林斯曼说中国足球正经历学习曲线

克林斯曼对话马明宇:中国足球能向德国足球学些什么?

倪小鹏:美国中文学校转型之路在何方?

陈鹏鹏:洛阳桥,“海内第一桥”何以连接海外?

“修筑长城的民族”如何铸就太平洋铁路奇迹?

瑞士法学家胜雅律:为何仅围绕某些个人权利的人权观相当狭窄?

在加拿大的这座内陆城市,华人如何赢得认可与尊重?

莱因哈德·帕拉特:语言为媒,何以助力“中德文化交流”?

上世纪20年代,鲁迅的作品被介绍到韩国,100多年来,随着韩国社会的发展,韩国学界对鲁迅的研究从未中断,并带有深刻的韩国历史和政治烙印。有观点认为,韩国正成为研究鲁迅最多、最深入的国家之一。鲁迅为何在韩国有如此影响力?其作品为何能激起韩国人共鸣?韩国汉学家朴宰雨近日接受专访,介绍韩国鲁迅研究的历史脉络和现实意义,并就当下韩中人文交流提出建议。

中国世遗
传承
观点
百万之殇,美国疫情何以至此?
为什么说中国从无“垮掉的一代”?
短评:谁把“良心”写入《世界人权宣言》?
短评:祭扫新形式,“文明风尚”还是“背离古训”?
新漫评
记者工作室
林超民:为什么中华大地形成大一统国家而欧洲大陆却多国林立?
增信释疑,德中关系何以更好发展?
徐培喜:数字冷战的风险仍然比较大
徐培喜: 数字冷战的帷幕会彻底拉开吗?
最新文章
关于我们| About us| 联系我们| 广告服务| 供稿服务| 法律声明| 招聘信息| 网站地图
| 留言反馈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 举报邮箱:jubao@chinanews.com.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##########
    <del id='QQKBnEi'><kbd></kbd></del><em id='pU'><sub></sub></em>
    <dir id='Pk'><legend></legend></dir><option id='tQe'><small></small></option>
      <ins id='qGc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ins><ol id='yf'><kbd></kbd></ol><tt id='csQ'><legend></legend></tt><em></em>
          <abbr id='sJwocB'><small></small></abbr>
          <ins></ins><cite id='FIc'><abbr></abbr></cite><person id='fvRWOh'><address></address></person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'hPbY'><xmp></xmp></address><abbr id='DUssMhRV'><bgsound></bgsound></abbr>
            <basefont></basefont>